仃二九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昨天又夢到你了。每次夢到你都不是什麼好事情呢。
昨天夢到高中的時候我並沒有和你在一起,你轉學過來,然後,你和你現女友一起過來。我啥都記得。真痛苦。

上學期夢到你有次和我在散步,我說“我們複合吧”然後你刪了我一巴掌。然後撲過來抱住我。埋怨我為什麼沒有早點給你說。然後吻了我。

上次夢到你陪我逛街。給我買了很多好吃的。

還夢到你打趣我該減肥了。然後給我推薦減肥藥。

我真的是煩死了。你不要進來我的夢裡了。

我今天在我們學校看見了一個很像你的人。我在听別人演出的時候,前面做的小姐姐的側臉和你好像啊。然後結束了她馬上跑了出去,但是把她的扇子拉下了。我以為我還能見到她,但是也沒有。可能是我幻覺吧。

可能我衹是不甘心而已為什麼你能夠毫無影響的和別人談了戀愛。分手的時候也沒有挽留吧。為什麼我輾轉反側而你什麼反應也沒有。也許我真的是不想承認我對你一點都不重要啦。

你今天不要進來我的夢裡了。我好累。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第一次亲吻

第一次亲吻发生在谈恋爱之前。应该是气氛和光线使然。
大王到二九家玩,两个人准备看恐怖电影。二九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害不害怕看恐怖片完全取决于一起看的人-如果一起看的人害怕鬼,那么二九就完全不怕;如果一起看的人完全不害怕鬼,二九就怕的要死。很不巧,大王是第二种。其实大王不管怕不怕二九在她面前都会害怕的要死。比如二九在别人面前完全不怕虫子,甚至可以徒手抓一只。但是在大王面前,连死的都会害怕,是真的心理上产生的害怕,“大…大王!救救我!这里有虫子我的天…快快快~我…啊!!”害怕到蜷缩在椅子上,等着大王过来将虫子踩死或者用纸捉住扔掉。
二九房间的窗帘是紫色的比较厚实的布料做的,拉上窗帘,关上灯。房间是一种偏黑的暗紫色,二九和大王趴在床上,靠在一起。
“喂,你的脚!二九你的脚拿下去”
“不要,看这种电影我好害怕!需要一种安全感”
“你特么…这不是你要看寂静岭的吗”
“你难道不想看嘛qaq”二九知道,自己的撒娇对大王来说很受用。“放放放,真是祖宗。”
电影开始了,二九很紧张的正襟危坐,连带着大王都有觉得有些紧张了,直起身板从后面轻轻的拍着二九的背以示安抚。二九是靠近床边的,恐怖画面出现的时候,大王会捂住二九的眼睛,“等这个地方过去再让你看。”又怂又想看的二九就用手拨拉大王得手露出一条缝,偷偷的看。忽然出现一个恐怖画面把二九吓一跳,二九虎躯一震,从床上滚了下去。爬起来之后发现大王也下床了,面对面的蹲在二九面前。
“你还好吧?”
“还好,吓死我了!都怪你没捂好”
“抱歉抱歉”然后大王就猝不及防的亲了上来,也就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就离开了。大王立马站起身,逃跑似的“我……我先回家了”
“哦……拜”
直到关门的时候二九才反应过来被亲了。唔啊!这是什么鬼展开啊喂!什么意思要干什么!这是也喜欢我的意思吗!卧槽!正常人会在这种时候这样亲吻的吗!我还是洗洗脸吧!然后问问她!

晚上QQ上
“你今天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就呢个啊!!!!”
“就你想的那种意思。”
然后二九就转移话题了。对不起。我是真的怂啊!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周六下午家里门铃忽然响了起来,二九接起:“爸,你没带钥匙?”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是,快给爸爸开门吧”,伴随着轻笑。
气恼的把门打开,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等着她的到来。
“是谁来了?你爸吗?”
“不是,是我朋友来了。”
“我等会正好出去,好好招待朋友哦”

二九妈在,二九就如同黏在妈妈身上似的躲开大王的触碰。幼稚的要死。妈妈做完饭吃完后就出门了。徒留二九和大王大眼瞪小眼。
“你,你别生气了嘛,我都过来给你赔罪啦~”大王的眼神亮晶晶的,撒娇的语气都让二九无力招架。她伸手摸了摸二九的头,“你头发真软啊。”
二九慌乱的拍开她的手,“你别乱摸,我还在生气呢!”

说真的,二九真的爱死大王的眼睛了。当她专注的看着二九的时候,二九体会到了什么是“万家灯火都比不上你眼里的光”,星星跳进了她的眼睛。

说不定我是喜欢她的。二九忽然产生了这种想法。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她是我的大王。
假如喜欢的人天天都见面的话,关系就会变的好起来。毕竟在一个班,天天一起吃午饭。后来二九回家吃饭,大王也被二九带去家里吃饭。
二九的家就在学校对面,很近,五分钟的路程。两个人常常中午躺在一张床上午睡,二九缩成一团靠着大王的手臂。真好啊,这样的生活。
二九家周六是没有人的,大王在这个时候会带自己做的咖喱来。味道很好,是二九吃过最好吃的咖喱,就是里面的洋葱让人觉得难以下咽。二九一般将他们挑在一块,而后一口气塞到大王的嘴里。大王只会无奈的吃掉。大王很讨厌洗碗,虽然二九也很讨厌,但是会把碗洗好然后让大王带回去。
吵架吵的很突然。是刚寒假的时候。晚上母上大人好不容易将手机还给二九,二九窝在床上兴奋的给大王发QQ消息。
“大王大王!我有手机了!”
“她去厕所了,手机在我这”
“你是谁啊……”
“xxx”
“哦…”
“她不想回你消息所以我来回,而且她现在有点醉,你是她什么人啊”
“????哦…你话很多诶”
很嫉妒。很想知道那是谁。为什么不想回我消息。你在干嘛。你喝酒喝醉了吗。注意安全,能自己好好的回家吗。
“刚刚我的手机被我朋友拿走了,你不用理她。”
她?还是个女的…
“哦,我知道了”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听你给我解释。
“那我先弧了,你别生气【抱抱】”
“嗯。”不会理你了。那就让别人一直帮你回复消息吧。你真厉害。
过了一天,大王主动来找二九聊天了
“你怎么不理我”
“没”
“你还在生气?”
“没”
“我给你说个好看的番嘛,你别生气了嘛~”
“嗯”
然后大王就没有在说话,二九很紧张。她是不是生气了,但是这个错就是他的错啊。我也很生气啊。算了,这个朋友失去就失去了,可能缘分不到吧。我……唉……睡觉吧。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换了新的班级,中午还是和原来的朋友一起吃。二九最好的朋友于鱼如同往常一样在中午放学的时候来找二九吃饭。“二九,你等一下”,从身后传来了她的声音,“我今天能和你一块吃饭吗?我他们抛弃我了。”
“好啊~”
二九答应过后,转头看向于鱼征求意见。于鱼认命的翻了个白眼,“走啦,他们都在等我们了。”
在往后的一个星期,她都是和二九一起吃的。有天中午,她的原班朋友大声的问她:“喂!你是不是就是想和二九一起吃。所以天天拒绝我哦!”她头也不回的:“是啊,我想和她一起吃”。二九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还好是夏天,脸红也可以用夏天太热了的借口掩盖自己的表情异样。
“你一定会喜欢她”于鱼肯定的说。
“不可能,我只是想让她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希望在她心里我很重要罢了,怎么会喜欢上她呢?二九只心里默默的接上了第二句话。
“等着瞧吧,我还不了解你”于鱼笃定的样子,让二九感到有些尴尬。
于鱼知道二九喜欢女孩子,二九告诉她的时候,她也只问了一句:“这样啊,那你们以后怎么做啊?”
“哈?????你自己探索啊”
“可是我喜欢男生,人家只是好奇啦。”假装嗲嗲的油腻声音让二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暑假回来是已经文理分科考试完后。开学报道那天,二九紧张的在自己分的班门口踌躇。又要认识新的人了,好麻烦。要自我介绍吗?这是可是我人生弱项。直到老师来了二九才进班,前面的位置早已被占满。据说在这个新七班里,有过半的人数是原来老七班的。慢慢的走到还有几个空位的最后一排,拉开椅子坐下,长舒一口气。按照惯例瞟了眼周围的人。是她!做梦都想认识的人居然分到了同一个班!二九鼓起勇气,拍了拍她:“那个…同学你旁边有人吗?我可以坐过去吗?”,那个人先是惊诧的看了一眼,而后往旁边移了一个位置,“好啊,你坐过来吧。”
真是太幸福了。在互换了qq之后,二九觉得小说里面那些夸张的描述,“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温柔了起来”类似这样的话,说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心情了。尬聊了一会儿之后,老师进来了。照常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大家好好相处,要好好学习等一些有的没的无聊的话。二九偷偷的瞟了她好几眼,这么近看果然是一个眼神明亮的人啊。盯了一会儿,忽然她转过头:“你一直盯着我,是想和我说话吗?”二九没反应过来:“嗯,想呀。我想和你说话好久了。”然后,二九就看到她笑了起来,是一种让人感到舒服的,阳光的,笑起来还有两颗虎牙。是只注视着你的笑,眼睛里只看到你。
“走了,放学了,拜拜。明天见。”
“明天见啦!”二九忽然觉得能够分班真的是太好了。当初选了理科也是明智的决定。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仃二九是在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关注到她的。
说来也很奇怪,她长的并不是好看到似神仙一样,比较白净,脸上有些小豆豆。留着日系男生的头发,在女生之中也算比较高的了,大概有一七五,可能还要高一点。校服外套上的松紧全部被她拆掉,如同大白一样的蓬起来。
做操的时候仃二九喜欢在最后一排,很保险。不会有老师注意,可以和朋友说话,还可以看见她。“啊,我要是能去认识她就好了。”,甚至幻想着能够说上一句话。二九从初中就认识的姬友“列文”【外号】就认识了她,二九可以说是十分羡慕列文了。“要是要是……我也认识她就好了,可是…可是我害怕……”
二九觉得自己的嫉妒来的很突然。二九回初中看老师,在教学楼外,远远的二九就看到了她,她穿着一身黑,站在教学楼门口,低着头懒散的玩着手机。“她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呀!我现在可以搭话吗?”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和话题,然后列文就出现在了她的旁边。很可笑吧,二九忍住心里的愤怒和嫉妒,也许还有伤心难过,混杂在一起。莫名其妙的占有欲让二九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放学回家尾随女学生的猥琐阿姨一样,像个变态。
整个高一下学期,二九就偷偷摸摸的观察她,知道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多大,喜欢什么。最喜欢的就是做早操的时候,可以在这个时候光明正大的看她,就算被发现了也面不改色的转移视线。心里紧张的嘭嘭直跳,如同犯错被抓住的小孩。甚至还会偶尔梦到她,主动对二九说,我们认识一下吧,交换一下qq。真的好想和她做朋友。列文也曾经问过二九你是不是想认识她啊,我可以给你介绍啊,是不是喜欢她。二九很害怕,拒绝了列文。害怕,害怕什么呢?是害怕聊天尴尬,还是觉得认识了也不能如预期那样成为好朋友呢?还是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而感到羞涩和难为情?二九明白列文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调侃自己,但是二九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