仃二九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甜牙齿_仃二九的大王

仃二九是在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关注到她的。
说来也很奇怪,她长的并不是好看到似神仙一样,比较白净,脸上有些小豆豆。留着日系男生的头发,在女生之中也算比较高的了,大概有一七五,可能还要高一点。校服外套上的松紧全部被她拆掉,如同大白一样的蓬起来。
做操的时候仃二九喜欢在最后一排,很保险。不会有老师注意,可以和朋友说话,还可以看见她。“啊,我要是能去认识她就好了。”,甚至幻想着能够说上一句话。二九从初中就认识的姬友“列文”【外号】就认识了她,二九可以说是十分羡慕列文了。“要是要是……我也认识她就好了,可是…可是我害怕……”
二九觉得自己的嫉妒来的很突然。二九回初中看老师,在教学楼外,远远的二九就看到了她,她穿着一身黑,站在教学楼门口,低着头懒散的玩着手机。“她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呀!我现在可以搭话吗?”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和话题,然后列文就出现在了她的旁边。很可笑吧,二九忍住心里的愤怒和嫉妒,也许还有伤心难过,混杂在一起。莫名其妙的占有欲让二九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放学回家尾随女学生的猥琐阿姨一样,像个变态。
整个高一下学期,二九就偷偷摸摸的观察她,知道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多大,喜欢什么。最喜欢的就是做早操的时候,可以在这个时候光明正大的看她,就算被发现了也面不改色的转移视线。心里紧张的嘭嘭直跳,如同犯错被抓住的小孩。甚至还会偶尔梦到她,主动对二九说,我们认识一下吧,交换一下qq。真的好想和她做朋友。列文也曾经问过二九你是不是想认识她啊,我可以给你介绍啊,是不是喜欢她。二九很害怕,拒绝了列文。害怕,害怕什么呢?是害怕聊天尴尬,还是觉得认识了也不能如预期那样成为好朋友呢?还是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而感到羞涩和难为情?二九明白列文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调侃自己,但是二九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心思。

评论